百度地图 - 谷歌地图
散文生活
您的当前位置:主页 > 散文精选 > 情感散文 > 正文

红颜殇,情已堪

来源:sanven.cn 编辑:散文小编 时间:2019-12-03

阡陌红尘,终究一场繁花落寞

01、若,我只是你茫茫人海的过客,可不可以不让我痴迷?

我忘不了这个白衣男子,眉目间有一丝伤感,衣衫总是微湿,不知是否被杏花烟雨淋湿。他总是执一支毛笔,只身在桥边画着画。

我打伞走过断桥时,他正抬起头看我。顷刻间,四目相对,便一眼万年。

02、若,我只是你如花年华的点缀,可不可以不让我沉醉?

他把我绘进他的画中。我撑伞融进这片雨景,容颜倾国倾城。

我下桥时,他将手中的画递给了我,对我微微一笑。牵着马,转身欲离。

这一年,我不过十六岁,正是一片春心无处寄,闲愁万种的年纪。只是一眼,便沉沦了。

03、若,我只是你半世流离的起点,可不可以不让我离开?

细雨霏微,幽婉缠绵,打在他洗得发白的外衫上,平添了几许落寞,却显得更加气宇非凡。

我走上前,微微欠身,轻唤了一句,“公子。”

他停下脚步,转换了目光,一双清亮的眸子紧紧盯着我。此刻的我正撑着一把绿色的油伞,身姿曼妙,双颊飞上两朵红霞,轻柔的春雨正顺着发隙零落,水蓝色的绸衫在风中飘转如落花。不禁让他看痴了迷。

我始终不敢抬头望他,支支吾吾了很久,终于开口道,“这画……”

他醉眼望我,凝神片刻,便回,“这画就当我送给姑娘的了,七年之后,待我功成名就,定回来迎娶姑娘。”

语毕。便纵身跃马,扬起马鞭,朝北奔去,留下一袭白衣在风中飘转如旗。

04、看不到故事的结局,烟雨古城,有谁为我等?

七年之后,待我功成名就,定回来迎娶姑娘。

我一直记着这句话,可我却始终不知道他的名字。但我一直坚信,他定不是言而无信的人。

于是,这一等,便是七年。

时间一晃,七年已过。我已二十三岁,早过了婚配阶段。

时光漫长,我日夜站在相同的地方,从这一扇窗向北遥望,而他,终未归来。每逢春日,正是杏花烟雨时节,我就打伞走过断桥,在桥璧上镌刻下我对他刻骨的思念。

岁月流逝,时光辗转,我父亲在商场上遭小人坑骗,曾经如此富有的家族在一夜之间一贫如洗。为了生存,父亲把我卖到了京城最盛名的烟花之地,我沦落成了歌妓。

而再度见到他,是在一次宫廷宴会上,我因舞技无双被邀请进宫为众人表演。只是彼时,我是艳名冠绝京城的歌妓,而他,却是才冠天下的宫廷画师。我与他,隔了山水长空,已是云泥之别。

没想到,七年后,我真的见到见到了他,可却不是等到了他。而他早已不记得了我。

上一篇:指缝太宽,时光太细
下一篇:没有了
随机推荐文章

散文网 sanven.cn 联系QQ:2624927959 邮箱:2624927959@qq.com

Copyright c 2019 散文网 版权所有 网站备案/许可证号: 蜀ICP备13001349号-9

散文网 - 散文精选,美文欣赏,文章阅读,日志大全,情感故事,经典句子,心情日记,图文欣赏 - www.sanven.cn

Top